------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225
天方夜潭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731
与白同人
与白同人
很早的游戏,现在突然怀念起来,虽然很多细节记不起来,就这样随便写写吧。

===========================


神很无聊。
自从上次参加培训班后,他觉得自己像被是骗了。
当神很简单,一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尤其旁边有2个助手:善与恶,以及一只宠物小猴——它们都是培训班免费赠送的。

但他现在十分后悔这道免费大餐。
善在耳边不断反复的唠叨着哪里人口紧缺哪里遭灾要救助哪里需要粮食哪里得扩建哪里发生疾病,没完没了。而恶则悠闲地耸肩,他经常满不在乎地说:BOSS,随他们去吧。
使得他常在两者意见之间徘徊不定。

神记得在学期结束时老师问过一句话:你想当个什么样的神?
为此他认真的考虑了很久。
他慕恶,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任他们生死毁灭,但又无法忍受善忧虑和担心的神情。
有时候做好选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对刚出道的他来说。

就比如现在,善满脸焦急,他说海边有人被海水冲走了。
恶冷笑着:BOSS,那让他们被冲走吧,死一两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神很犹豫,从上次算过来这次已经是第35次了,他不是警察不是医生不是救护员,他是神。
神不是该高高在上俯视大地?而不是像现在——如同警察一样维护治安,像救护员那样到处救人,像食品制造机那样不断生产粮食,满足人们的愿望和祷告。
却偏偏这些做不好还讨人厌。

神想了想还是决定救了那些快要淹死的人,一共5个,除了有个不小心被他捏住后闷死外,还剩4人,即使是这样,他们子民们依旧心怀不满,因为有一个死了,大家不欢而散。善很难过。恶在旁边冷笑,他说,看,这就是你庇护的子民。

神回到自己的殿,查看了领地的资料。
世界人口已经达到100多人了,比原来翻了3倍,那都是他的功劳。
他记起在连绵的后山的阴影处有个荒凉的小村庄,人们艰难的生活着,他们不朝拜石头,不信仰神灵。
此时如果给予他们帮助,展示神迹的话说不定能扩大自己的统治范围。
可是神很失望,因为他发现这些未开化的人们不需要信仰,他们依旧顽强的活下来。
可那不行,对于神来说。世界不止一个神,他也有对手,他必须打倒对手获得更广的领域和更多的信仰为了扩张更大的领地打倒更强大的对手,直到把自己变成世界上唯一被信仰的神。
而人们祈祷的精神力量是必需的,越多的信仰者赋予他的神力也就越强大,给予子民的神迹也就越多,从而获得更多的信仰者,互相依存才是这个世界的原则。

于是他决定对这些不听话的人们给予一点小小惩罚以显示他的神迹,他召唤了雷电,击燃了房屋,烧毁了农田,恶在旁边拍手说,BOSS,干得好,不给点厉害他们是不会明白的。善则皱着眉头说,这么做势必会失去民心。
看着熊熊的火焰,神突然感到一阵浑身无力,他离开自己领地范围而神力骤减,再继续停留下去神力就会流失殆尽。
走吧,他望望这山背阴影里的小村,最后作了个降雨手势。
如果他们还不信仰您的话,那就消灭他们吧,恶在他耳边悄悄的说,他要来了。
神点点头,他的对手终于要出现了。和他争夺信仰和领地的家伙。


这种预感由来已久,他记得他巡回自己领地时发现边缘的几个小村庄,在膜拜其他的图腾,蓝紫色的信仰精神让他感到很不愉快,可他并未及时制止,直到恶说他来了。
这种格格不入的精神力量果然是他搞的鬼,神回到自己的宫殿,阅读世界资料,他的对手已经不知不觉的把领地向他这边扩展开,善说,我们必须阻止他,他是个恶神。他靠着恐吓暴力力量统治他的子民,我们必须和他对抗。
神沉思一会,说,准备活祭。
活祭,顾名思义,用活物祭祀,在人们朝拜时,把活物放进祭坛,以获得巨大的力量,牲畜所召唤的力量有限,只有活人老人和小孩才能获得最大精神力量。
祭祀开始后,人们疯狂尖叫膜拜,众信仰的力量渐渐填充满神的整个身体。
可以了。神对自己说。
他走出领域,过了那条河就是他对手的领域。
恶说,BOSS,破坏他的村庄,夺取他的信仰者,趁那人还没来这里。
神左手持雷电,右手落降雨,村庄里的人们无措地喊叫着奔跑着,惊动了在别处巡视的对手。

是你啊。他的对手冷冷说。
神也冷冷的看着他,这村庄原本就是我的。
但他现在成了我的,对手说完,张开防护层,笼罩了村庄,里面的人们好奇的向天空仰望着,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打架吗?恶神笑着说,你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出了自己领地的神,力量又能厉害到哪去。
神抬起手,狂雷朝对手劈去。
恶神轻快避过。伸出手朝天空画了图腾,他说,给你的莽撞一个教训。
神的宠物——猴子浑身立即燃烧起来,吱吱乱叫,神手忙脚乱,想画出雨水召唤,却屡屡失败,神力已经不够撑一分钟的了。
他带着猴子狼狈的回到自己的领域,然后把猴子放进海水里浸泡一下,但还是伤的很严重。
神还没学会治疗这个法术。只能眼睁睁看着猴子痛苦的翻滚。

善说:我们必须夺取村庄和信仰,才能同他抗衡。
恶说:直接毁灭村庄吧,让他没有信仰支持而自我消亡,BOSS。
善说:这可能会花很长时间。
恶说:我们必须短时间内搞定,BOSS。
神点点头,我明白的。

一边在自己领地里消除异己,一边偷偷摸到对手领地以神迹感化之,一个个夺取村庄,扩大领地。
直到他们两神又重新对上。
干的不错嘛。他的对手说。
神这回抬起手说,我不怕你,来吧。
神力的比拼就是信仰力量的比拼。他的对手很明显处下风。
消失吧,神说。
雷电重击,把他的对手击倒在地。突然他旁边出现了个空洞,恶神跳起,念了句咒语,卷走了周围村庄的粮食带着它们跳进了里面。
神听到人们惊恐的叫声纷纷响起,善跑来着急的说,糟糕了。那家伙使粮食都发霉腐烂了,部分人们被感染了瘟疫。
那他呢,神望着那快要消失的洞口。
我们得救他们,还有保护好粮食。善说,不用管他,他没有信仰支持就会自然消亡。
神挑了个巨大的石头放在刚失去信仰的村庄里。
让他们围着它跳舞吧,失去的信仰和崇拜就会慢慢重新回来这边来。为了你活下去,为了我不被消亡。

02:33 | 同人 |  comment:0

20090724
网游 --1
那个江湖 一


我们的江湖


随意君蹲在地上直哼哼,一边愤怒的刨着地一边愤怒的暗骂。他进游戏都半个月了,没当上大侠不说,现在连虾米都算不上。当初冲着游戏那“快意行江湖,策马游古道,大侠任你当”的宣传语兴冲冲的下了玩,结果怎么就遇到这种情况了——任务物品死活不出来。

他在这已经挖了两周的坑,刨出的除了泥土还是泥土,连个蚯蚓都没瞧着更别提那个NPC所说的红瓦罐了。挖不出任务物品就升不了级出不了出生地去不了新手村,于是他目前还保持着LV0的光荣级别,看着完成任务的新手们相继传送出了出生点,他忿忿不平的想,俺做到了连续两周零级别保持者,你们能吗你们能吗?

比了个中指,埋头继续挖。


唯一让随意君欣慰且得意的是,虽然没挖出什么红瓦罐,但放眼望去地上大大小小的坑真是颇为壮观,由于内测时刷新极慢,坑通常会保留很久,稍不注意脚下的话……这不,不远处就传来连连哀号声:无耻啊,缺啊,谁啊,挖坑不填啊!

随意君连忙抬头作仰望天空状,周围新人纷纷转头对他怒目而视,每个人的表情都无声的控诉着“就是他就是他!”
于是那个倒霉的家伙爬出来后轻而易举的顺着大伙的目光直接锁定罪魁祸首——随意君。
他怒气冲冲朝着随意君的方向重步迈出,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叹号,又摔进了坑里。
“我靠——”
愤懑的声音坑里回声久久荡漾着。
随意君紧站起来,双手合十,叨念到:悲剧啊。
这梁子结大了。



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9
templete by*淀川宮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